起舞酱

大概是个文手。最近好像在摸鱼和沙雕段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亚瑟:虽然耀耀和我的画风不一样但我还是爱他(•ૢ⚈͒⌄⚈͒•ૢ)

亚瑟是果冻里找的素材,少主是自己画的所以把他画难看了1551对不起


这里章坑萌新,大佬轻喷呐


以及攻受无差

疯狂赞美耀耀的盛世美颜啊啊啊!

虽然我自己喜欢黑白但是果然耀耀穿什么都好看!

(渣指绘,轻喷)

【露中】只嫌今夜月偏明 序

       【露中】只嫌今夜月偏明 序 

伪直热血将军露×女装戏精少女耀 非国设 架空 有极东味音痴亚细亚病娇兄妹等亲情向 有东区欠百合组腐向

       尽管北城此时还被寒冬冰封,但越向南走,一路的风景渐渐融化消释。几天的路程后他们已经接近最中心的内城,郊外荒凉的路边也蒙着一层淡淡的青,伊万很少见到这景象,却因为时间紧迫顾不得停下欣赏。身下那匹骏马是他忠诚的伙伴,这匹美丽强壮的白马据说是野马与魔物的后裔,哪怕跑个几天几夜依旧精神饱满。


          他感受到温暖和熙的春风拂过面庞,和他熟悉的寒风相比这过于柔和,这使人感觉脸上有点痒。于是他稍微慢下一点速度,腾出一只手去整理自己乱蓬蓬的奶金色短发,柔软的发丝梳理起来方便,但乱得也很快,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哥哥,慢点吧,还有不远就到了。”身后少女轻盈地赶上来,淡金色的长发随着动作在空中飘起,于是娜塔莉亚伸手将这些碎发别在耳后。她眯着眼睛轻轻抬头往远处眺望,青灰色的城墙新而干净,在湛蓝的天空下就像一幅画卷那样和谐。

       伊万笑着也向前方望去,城墙很高大,遮住了里面的建筑,从外面看不到什么。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城中的样子,苦想了半天也只记得成片的街道房屋与人群。毕竟他从从记事开始就在寒冷的北城长大,起先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布拉金斯基家的小儿子,等他知道自己的身世时,所担任的职务和肩上的责任已经不允许他再回来看望。


        就连他年幼的妹妹也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亲自担任在北城和内城之间交流传令的信使,从小便往返于由南向北,由北向南的路途中。说实在,他自己的年龄也并不大,不过刚满十七岁没几个月,等到今年十二月份,他才满十八岁,才算是成年人。


        未成年的大将军,这是何等风光。如果没有这次紧急召集令,也许他会在遥远寒冷的北城守一辈子,也许他会年纪轻轻死在一次厮杀中,也许他会被调回内城做个什么总军统领……但他不走运地出生在一个极特殊的年代,也即将迎来一些极特殊的麻烦。

        “哥哥……”娜塔莉亚收回眼神,扭头看着他欲言又止,眉头皱起愁闷的线条,又急忙假装若无其事地舒展开来。她紧紧抿了一下嘴唇,小声说道:“哥哥,一定要小心。灭世隐蔽多年,我们对它一无所知,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伊万很想伸出手去揉揉他明明还小,却总是装作成熟的妹妹的头发,但碍于两个人都在马上没有实施,轻快地笑道:“娜塔申卡也教训起我来了,道理我都懂。只是我向来觉得凭一个女人的梦就断定十八年后灭世一定会行动,未免过于轻率……”

       “停!”有人很干脆地喝止住马匹,打断两人的交谈。他蓝色的眼睛透着严肃刻板的神情,这使常年进出城的娜塔莉亚明白过来,这并不是以往游手好闲,一点钱财就可以打发的普通卫兵。很快她想起来这个人的身份了——在瓦尔加斯内乱中脱颖而出的双子骑士之一,也是内城的防御总领,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他们并不是经常见面,最后一次似乎已经是在两年前那次的大搜寻中,当时的路德维希和现在这个干练严肃的少年不太一样,也许是因为那次的事情确实给他带来很大的改变。

        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好久不见,路德维希统领。内城怎么新加了防线?”

        路德维希行了个礼,“好久不见,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久仰大名,布拉金斯基少爷。”然后他回应道:“这是最近长老们新颁布的分流检验,到时候在城门处还有一处检查关,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明,得罪了。”


       伊万没有什么异议,从大衣口袋里费劲地掏出身份证明和北城统领所开的出入城批准,娜塔莉亚则拿出信使的身份证明。


        几张小小的卡纸递到路德维希手上后,他的表情才不那么阴沉,只是依然没有任何笑容。他仔细地检查,一行行核对信息,蓝色的眼眸扫过两人的面容,确认一切无误,退到一边又行了个礼:“祝您愉快。”


         在这个时节出入城的人还不是很多,走出一段距离后伊万回头看去,只看到一只土兮兮的野狗叼着一小截骨头飞窜过空旷的小路。路德维希像一座铁雕一般站在那儿,等待下一个远途归来的游者。他看了一小会,转头后目光迫不及待地穿过城门向里面看去。


       城门口处并不是闹市区,却依然人来人往,声音嘈杂刺耳得像湖面冰裂的响声,没人在意有人进来了。门口的卫兵认识娜塔莉亚大小姐,尽管不认识伊万,但也能明白不是可以敲诈的人,象征性地扫过一眼便放行了,还不忘夸娜塔莉亚小姐美若天仙,被伊万笑眯眯的表情吓成了“美若甜咸”。

       走过正对门口的大街,在向里就是集市区了,即使远远地绕过去也能听见小贩抑扬顿挫的吆喝和刻薄的客人讨价还价的争吵。伊万猜着这里几条街的人就顶的上北城半边城的人数,建筑密集而整齐,如果从远处那座高塔望下……

       “哥哥,……到家了。”娜塔莉亚轻声打断哥哥的思想游离,她抓住马鞍,右腿从空中滑过一道弧线,轻巧跃下马,侯在门口的其中一名仆人立刻上前将马牵走了。


       伊万跳下马,眼神左转右转打量着自己陌生的“家”。墙体是他不喜欢的冰蓝色,上面镂着复杂的金色纹路,门口倒是栽着几株他最喜欢的向日葵——看样子刚栽上去没多久,整个大约有三四层高,顶部的半圆像是在滑稽的奶油蛋糕上扣了一个更滑稽的大礼帽。


       以他的审美来说,这还不如北城郊外的帐篷好看舒适。

       “您的房间在二楼,我的房间在哥哥隔壁,如果哥哥有什么事情的话欢迎来我的房间……”娜塔莉亚挽住他一只手臂,几乎硬拽着他来到楼上。

       推开右手边那扇白色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房间摆设让他吓了一跳,因为这再熟悉不过了——他在北城的房间,生活了很久的房间,几乎一模一样。娜塔莉亚满意地看到哥哥的神情,带着点娇羞地把伊万推进房间,“这是我特意设计的,因为哥哥可能不习惯这里的摆设,所以我换了熟悉的风格……”她背着手踮起脚尖,将脸往上凑上去,“哥哥喜欢吗?”

        伊万笑了,伸手揉揉妹妹的头发,“谢谢你,娜塔申卡。”

娜塔莉亚露出一种灵魂得到升华的奇妙表情,伊万在她眼里亮起诡异的光0.001秒后迅速察觉到不对劲,并以自己累了要休息为由赶紧将妹妹推出门外。


       “哥哥!你怎么把我赶出来了!你不爱我吗!哥哥!”门口传来熟悉的挠门声,伊万可不确定这扇房门是不是够坚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妹妹的进攻。好在片刻后,娜塔莉亚不知嘀咕了句什么,走掉了。


        他长出一口气,在看到熟悉的房间之后,旅途的疲惫的确释放出来了。他将自己往柔软的大床上一扔,抱住被子滚了一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愣。

      “热。”


这里有话想说:这个文大概六月末开始写,八月底因为某种原因中断,前几天我一看发现前面写的简直不能看!于是打算从头修呀,文笔极渣,轻喷。


湿水彩真好玩

只会画大头

【英你】沙雕的生日

        给小可爱的生贺!没写完嘤嘤嘤,但是生日快乐鸭!

【注意】本文乙女向,英你,文笔渣轻喷。如果雷类似题材请迅速点叉。我真的没写过柯克兰先生啊!!!完全不知道怎样……哎

      (上)

        亚瑟为你拉开床头的窗帘,动作极其轻柔小心。温和的阳光一丝丝从窗外洒进来,你感到脸上暖洋洋的,却不情愿睁开眼睛,将被子拉到脸上蒙住,嘟囔着打了个滚。

       “起床了,我的小姑娘。生日快乐。”他掀开一角被子,手指将你乱蓬蓬的头发一缕缕舒展,“这么大了,可不能再赖床了。”

       “不要嘤嘤嘤,我还是个宝宝……”你从不情愿地被子中露出脸来,“我爱我的被子,被子使我快乐……”

       亚瑟因你的网络用语皱了皱眉,“王耀把他家的孩子教坏了,这一套一套的……不管怎么说,我可是特意为你做了早饭,不来尝尝大英帝国的美食吗?”

        “还说少主呢!你也不看看嘉龙……woc!”你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我我我我我我的厨房!!!!你对我的厨房做了什么!!!!”这可让英/国人有些丧气,将一旁的托盘端到你面前,上面不知名的早点看上去模样不怎么耐看,不过淡淡的香气倒是和以往的焦糊味不同。

       他几乎是可怜巴巴地看着你,“我做了好久呢,不尝尝么,小姐?”

       Woc原来这个人点了卖萌技能的?!只是被傲娇主属性压过去了?!天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他为我做了饭是吗?!管他有没有毒呢不管了我先吃为敬!!!你陷入了短暂的呆滞,迟疑地将点心拿到嘴边咬了一下。

       “真香!”

       ……感觉又是什么奇怪的网络用语。

       短暂的隐藏属性之后,亚瑟脸上果然泛起可疑的红晕,“那个,你,你喜欢就好。我其实也没有……非常用心……就是突然很想做饭……”他拼命躲闪着你的眼光,生硬地转移话题,“啊,今天天气不错,不如我们一会出去走走吧!”

       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过很快就笑不出来了。望着厚厚一沓的英语卷子,绝望地拉拉亚瑟手臂,抬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你陪我写英语,我就跟你出去好不好…呜呜呜(。•ˇ‸ˇ•。)…”


       于是吃完早饭后,你开始和英语卷子奋战。渐渐地,随着视觉的疲惫,错误率也开始多了起来。一旁的亚瑟实在看不下去,索性凑到你身边,不再悠闲地等你问问题,而是主动指出错误,等你自行修正。

       这一套卷子的阅读题出奇的难,你对着大段生词抓狂,经历了转笔,迷茫。成功让柯克兰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离近一点仔细看题。由于题在左半边,而书桌左边是挨着墙的,没办法往那边站,他索性两臂从侧边环住你撑在桌子上,方便看清卷子。

       你一下子从昏昏欲睡中清醒了,全身僵直着不敢动弹,现在整个人像是靠在亚瑟腰上一样。虽然当事人好像毫无察觉,但你自己能感到心脏如鼓点般猛跳着,脑袋嗡嗡作响,什么也没听见。

       “所以,你懂了吗?”

       当你从迷茫的幸福中回过神,亚瑟刚好结束他的讲解,像一个真正的老师那样,语气带着严厉地问道。看到你蒙圈的眼神,他叹了口气,弯下身子指着卷子道:“这里是一个……”

       这下你能感受到他说话时的热气呼在后颈,却又不敢不听讲,只能含糊地应着,浑浑噩噩地做完多灾多难的卷子。


        很显然,亚瑟不是很熟悉北京的气候。北京的秋天如果天气很晴朗,不光说明空气质量好,也说明今天的风会很大,才能让雾霾暂时退散。他漏掉了这一点,你也因为胡思乱想而没有看天气预报,两个人穿得不怎么厚实,冒冒失失地出了门。起先只是有些凉意,然而走到半途时,却突然刮起一阵大风。

发黄的银杏叶在地上落了薄薄一层,被大风卷起凌乱地在空中盘旋,擦过你的肩膀。亚瑟至少穿了件长大衣,而你就基本没有穿几件外套,猛地打了个寒战,把手往口袋里塞。

(然后……戛然而止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

 @薄荷飞飞兔! 

我我我我真的是激动了!这个是世界杯的时候,电视上做过这个露家人对耀家人印象采访,当时看到这个老爷爷说这些特别感动,没来得及照,今天在B站上又看到了这个!我爆哭啊呜呜呜

沉迷沙雕改图

原视频华农兄弟哈哈哈嗝